第43章

春日负暄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81zw.io,最快更新放任最新章节!

    四月,东京的樱花已经开得很盛了,徐蘅每天出门上课,都要从立在人行道两旁的樱花树下走过,抬眼看去,一片粉云连绵,没有浓烈的香味,颜色也不夺目,但总是引人驻足。

    好像是因为春天的原因,徐蘅整个人都比刚来日本的时候鲜活了,心情好极,吃嘛嘛香,脸都圆了一点。邹禾却总是唉声叹气的,徐蘅问他怎么了,他精致的五官皱成一团,看着窗外开得正好的樱花,说到:“春天啊”

    “春天怎么了?”

    邹禾新烫染了浅栗色的卷毛,眨了眨眼:“春天啊,交配的季节”

    徐蘅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颊发烫。邹禾还在自顾自地伤春,他长得眉目精致,但却没有侵略性,眼睛圆圆,鼻梁挺直鼻头却线条圆润,棱角不分明却看着舒服,做事情不急不缓,一副养尊处优吃穿不愁的人间富贵花模样,示好的男男女女排了长龙,他嘴上喊着要这样那样却一个都没搭理。

    前座的同学略带不满地回头看他们一眼,徐蘅连忙在桌子底下轻踹了邹禾一脚,没搭他的话,匆匆忙忙地往笔记本上记笔记。

    陈昂最近很忙,虽然他坚持每天都和徐蘅通电话,但徐蘅仍然知道他很忙,两个人突然谈起了学生时代的远距离柏拉图恋爱,说是恋爱都有点勉强,不过是每日的琐碎问候,仅仅是聊几句,徐蘅就感到满心的欢喜。

    他知道陈昂最近都在为画廊的沙龙四处忙碌,陈昂特意开了视频,给他看布置好的画廊。

    “晚一点才开始,待会儿忙起来就没空了,趁没开始给你看看。”

    陈昂是主办人,穿了正式却不死板的休闲西装,烟灰色的衬衫,上面的细领带还没系好,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衬衫顶扣也松着,徐蘅还没来得及多看两眼,镜头就挪开了,陈昂边走边给他介绍。

    “这些画都是新搞来的,现在能签到代理的都是些不出名的画家,但胜在价格不贵。这幅是何岸画的,画的一般,也不知道在法国学了些啥”

    从陈昂嘴巴里根本听不到何岸的好话,徐蘅也不在意,认真地听着看着,他留意到,整个画廊的装饰都以清淡舒服为主,作点缀的花只有大捧大捧的绣球,一支支插在透明的直口花瓶里。

    徐蘅拿着手机趴在床上,说道:“好好看啊。”

    陈昂警惕地挪开镜头,说道:“好看吗,我觉得不好看。”

    徐蘅托着下巴,故意说道:“好看啊。”

    陈昂调转镜头,对着自己的脸,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觉得我比较好看。”

    徐蘅非要跟他抬杠:“我觉得我比较好看。”

    谁知道,陈昂毫不犹豫地说道:“赞成。”

    徐蘅挠挠下巴,想笑又忍住了,嘴角拼命往下拉,眼睛却微微眯起来。

    陈昂:“你想来看看吗,画廊”

    这还是两人重新联系上之后第一次提这个问题,陈昂的语气里有呼之欲出的期待和不安,他还不知道徐蘅要在日本待多久。

    “想看。”徐蘅说道。

    陈昂正待回答,后面有人叫他,他匆忙地说道:“我先去忙,晚点联系你。”

    徐蘅:“好的。”

    等到挂断了视频通话,徐蘅还保持着趴在床上面对着手机的姿势,手机黑屏后,他的脸在屏幕上清晰可见,满脸都是藏不住的笑意。邹禾正窝在窗边的沙发上打游戏,刚才一直识趣地一声不吭,这时候忍不住了,大声说道:“我觉得我比较好看。”

    徐蘅像哄孩子似的:“好看好看,你最好看。饿吗,吃宵夜去。”

    邹禾翘着腿,拖着声音说道:“饱了,狗粮真好吃,汪汪汪。”

    徐蘅拿他没办法,又实在想不出什么词还回去,只能抄起一个空矿泉水瓶扔他:“不吃就回家去。”

    邹禾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道:“这就滚,单身狗回去冷被空床好可怜。”

    徐蘅又看了会儿书,洗了澡,还搞了卫生,隔一会儿就看一下手机,快到日本时间凌晨的时候,徐蘅都打了几个哈欠,陈昂才忙完。徐蘅躺在床上接的电话,困的不行,说的话都带着浓浓的鼻音,陈昂倒是精神得很,兴奋又激动。

    “人来的不少,画卖掉了三分之一,算是开了个好头,还谈了几个合作。”

    徐蘅在被窝里翻了个身,眼皮打架,说出来的话都是软绵绵的,但还是按捺不住心里的高兴。

    “好棒啊,但你不要太累,早点休息”

    陈昂:“你要睡了吗?”

    徐蘅明明很困,但还是迷迷糊糊地睁眼说瞎话:“没睡呢,还不困。”

    陈昂:“那看看你。”

    徐蘅揉揉眼睛,手机拿支架支在枕头边,趴着开了视频。陈昂刚从画廊里回家,衬衫还穿着,领带已经摘了,用发胶抓过的头发也松散下来,额角上有一道发白的浅痕。

    陈昂正在解腕上的表,动作顿了顿,惊奇地问道:“你有新纹身?”

    徐蘅侧躺着,从他的角度能看到睡衣的宽领口歪着,锁骨下面漏出了一点点彩色的图案,看不真切。徐蘅马上走了困意,拽了拽睡衣,目光乱飘,说道:“啊,是啊,前不久,嗯,刚弄的”

    陈昂压低声音,说道:“看看。”

    徐蘅仅剩的一点困都飞走了,被窝突然变得热了起来,手心沁出一点汗,把睡衣领口往下拽了一点。纹身真的会上瘾,加上新的这个,徐蘅身上已经有四个纹身了。只见他锁骨下面的那一小片胸膛,正好是心脏的位置,有一朵蓝色绣球,图案不大,他只拉了拉又重新盖住了。

    那图案会蔓延到胸前,陈昂心里猜到。

    一直悬在心里的画廊沙龙完满地告一段落,在这样连空气都湿润的春夜里,陈昂的心头越发地燥动起来。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再看看。”

    徐蘅的心砰砰跳。

    “没什么好看的”

    陈昂窝在沙发里,撒娇似的拉长声音:“好看啊。”

    简直一番不可收拾,陈昂的脑海里马上鲜活地回忆起徐蘅后背大腿上的纹身,免不得又要想到他白皙的皮肤,还有在床上的样子。他拉了拉已经松开的衬衣领口,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声音沙哑,眼神专注,连眨眼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徐蘅被他勾引得嗓子眼发干,脚趾头都蜷紧起来,浑身发烫。

    “嘶——”陈昂猛地抽了口气。

    徐蘅:“怎么了。”

    陈昂无辜地说道:“硬了。”

    徐蘅:“”

    陈昂:“真的,不信给你看看。”

    徐蘅:“我信我信!”

    陈昂忍俊不禁,笑得眉毛都扬了起来,他额角那道浅白色的疤痕格外显眼,徐蘅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皱着眉:“留疤了。”

    陈昂伸手摸了摸,说道:“没事儿。”

    徐蘅还是一副担心的样子,陈昂见到他这样子,心里酸酸涩涩的,连忙转移话题,说道:“真的硬了。”

    “哦。”徐蘅说道,“那我挂了,你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陈昂忙道:“别啊,你别挂,就这样。”

    徐蘅脸上烫得很,侧过头把脸埋在枕头里,露出来的耳朵也是红的,藏在凌乱的头发下的脖子也染上了红。陈昂原本只有几分意动,但看到徐蘅一副“你想干啥就干啥”的模样,下半身越发精神了,包裹在西装裤里,绷得难受。

    徐蘅的脸埋了起来,什么也看不到,但耳朵没堵,该听的都听到了,听到了陈昂窸窸窣窣解裤子的声音,然后是陈昂急促的粗喘,一声一声的,仿佛真的有热气喷到徐蘅的耳朵上,一阵阵地痒。

    他仗着被子的掩护,手偷偷伸到身下,探进裤子里,小幅度地上下套弄起来,眼角的余光瞥见屏幕那头的陈昂,这么冷的天,脖子上也沁出汗来,从镜头的角度看不到他的下半身,只看到他快速动着的手,小臂上的肌肉紧紧绷着。

    徐蘅弓着腰,闷哼一声,很快地就射了出来,满手都是黏黏糊糊的。

    陈昂原本还想多坚持一会儿,但听到徐蘅的鼻音,没忍住,也射了自己一手,敞着裤裆,坏心眼地给徐蘅看自己手上的东西,一脸餍足。

    “看。”

    看你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