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第 111 章

宅鲸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81zw.io,最快更新[综]和小太阳肩并肩最新章节!

    ……如果看到这段话就证明你的订阅率太低了。  吉尔伽美什对芽衣搭话了:“真无趣吧?”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疑问句。

    但芽衣仍然觉得是自己听错了, 她犹豫地指向了自己,疑惑道:“这位……嗯, 王,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难道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吉尔伽美什的笑容里带上了点讥讽, “真是一个连点自觉都没有的杂种,你跑到这里来躲清静,难道不是觉得——那群家伙的争吵,真是太无聊了吗?”

    这番话, 芽衣是真的不知道应当怎么接了。

    好在,似乎吉尔伽美什似乎也并不是真的需要芽衣的回答, 他斜着身体, 微微摇晃着手中玻璃杯里鲜红的液体, 声音微微地低沉下去:“虽然本来就没觉得圣杯战争能有什么乐趣,但如果能看到杂修们的垂死挣扎, 倒也是个不错的消遣——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有趣的人,结果还没等我开发出他的乐趣来, 就那么死掉了。”

    吉尔伽美什感叹道:“真无聊啊。”

    芽衣干瘪地回答:“抱歉, 这场圣杯战争真是对不起王的期待。”

    “无妨, 王向来大度。”

    芽衣懵了一下, 差点以为吉尔伽美什是用了什么近似发音的词,她听错了而已。但随即,芽衣反应过来, 吉尔伽美什是真的这么想的——从某个角度讲, 吉尔伽美什确实大度, 只要认错态度良好,他就没有不原谅的。

    虽然由于言峰绮礼死的不明不白,吉尔伽美什有点不高兴。但总的来看,这位最古之王目前的态度还是很和蔼的。芽衣大起胆子,开口问道:“王,你对言峰绮礼就那样中意吗?”

    “既然你也看出来他的本质的话……不觉得很有趣吗?”

    说实话,不觉得。

    反而认为恶意满满。

    “真是一点也没有艺术性的女人。我本以为,既然是女人的话,在美感的追求上,总是应当比男性更矜持些,更细腻些。结果你就这么……”吉尔伽美什微微抿下一口醇美的红酒,将后面的话也一同咽了下去。

    ——结果,你就这么……

    ——在王尚未应许之时,这么简单粗暴地搞坏了他的玩具。

    该当何罪?

    虽然脑海里晃悠着这样的想法,但吉尔伽美什自认为,自己还是一位非常贤明的王,绝对不会简单粗暴地给其他人定下罪名。他既然已经对芽衣说过了“无妨”,自然是将这个女人之前做的错事,一并都原谅了。

    吉尔伽美什掠过了此事。

    “杂修,你打算以什么样的剧目,来愉悦本王呢?”

    听到了这句话,芽衣觉得自己脑门上挂满了问号:什么鬼,怎么愉悦他就成了自己的责任?如果吉尔伽美什你真的觉得很无聊的话,去找时臣啊——时臣起码是你的御主吧?

    但吉尔伽美什下的决定,显然不允许当事人的任何反驳。金发的王者已经不知道在何时,不动声色地坐直了身体。如果说软瘫的他是小憩的狮子,已经正肃了面容的吉尔伽美什,其气场已经接近于全开了。他是至高无上的王者,是拥有三分之二神灵血统的可怕强者,当他摆出了认真的姿态时,几乎无人敢于直视他。

    芽衣本能地低下头了:“吉尔伽美什王,抱歉,我……”

    猛然增加的压力,几乎将芽衣整个人都压倒在地面上去了。但下一秒,一个有力的手就扶稳了芽衣的手腕,将她整个人都支撑了起来。迦尔纳拦在芽衣身前,俯视仍然坐在沙发上的吉尔伽美什王。

    “收手吧,英雄王。”

    “……”吉尔伽美什顿了一下,竟然并没有将自己标志性的嘲讽挂在嘴上。甚至,从表情上来看,吉尔伽美什似乎也不是特别惊讶,他的身体又在不知不觉中陷入柔软的沙发中。酒杯里红色红酒在来回不停地晃荡,“呵。”

    迦尔纳略微调整了一下姿势,把芽衣护在了自己身后。整个过程中,迦尔纳的枪尖始终都对准了吉尔伽美什。他沉声补充道:“芽衣是我的御主,我不可能对她的事情视而不管。古代乌鲁克的王以,被赋予天地之理的裁定者,如果你要对她出手的话,那么就请通过我这一关吧。”

    “本王可没有说,要对她出手。”吉尔伽美什抬着下巴,十分冷傲地回击着说,“虽说这次的圣杯战争确实无趣,但本王还不至于堕落到要对一个弱小女人出手的程度。”

    “那么,谢谢你的宽容。”

    喂,迦尔纳。

    芽衣悄悄地扯了扯迦尔纳身后的毛绒绒披风——被吉尔伽美什这样放过了,她是有点庆幸。但是,迦尔纳你这样回答,岂不是被对方完全代入套路里了吗?吉尔伽美什完全是自顾自地定罪,又自顾自地审判,自顾自地原谅啊。

    ——她哪里有这个义务,要必须让吉尔伽美什开心啊?!

    鬼知道他高兴的标准是什么。

    “不过啊,”吉尔伽美什脸上又浮现了意味不明的微笑,看起来像是在笑,但仔细品味,又让人觉得,这位黄金的王者恶意满满到几乎溢出来的程度,“虽然这时候我更应当来惩罚你的不敬。不过,本王大度地决定,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即可——”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就请问吧。”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你身后那个女人仿佛埋葬在地下深处腐尸般的本质呢?”

    迦尔纳的话半分不假。

    实际上是,芽衣花费了很多心思,想要在他和迪卢木多之间的战斗,增加一点胜算。但她唯一算错的,就是天花板从者的战斗力。她知道吉尔伽美什有一夜之间结束圣杯战争的实力,但她并不了解,迦尔纳有匹敌吉尔伽美什的强大——这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