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 110 章

宅鲸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81zw.io,最快更新[综]和小太阳肩并肩最新章节!

    ……如果看到这段话就证明你的订阅率太低了。  ——现在, 轮到芽衣了。

    原本紧扣的棺木拉开了一半, 露出躺在里面的男人来。他双手合拢摆在胸口,下半身披着一张绣有十字架的巨大绒布, 上面摆满了纯洁无暇的白色百合。即便之前没有见过,芽衣仍然一眼就确信, 那就是言峰绮礼。

    相貌可以假装,但气质不行。

    那种乍一眼看过去, 古板又没有生趣的气质, 也就只有言峰绮礼拥有了。芽衣倒是很想借此机会戳一戳, 看看那到底是不是真的尸体。但远坂时臣已经在她身边, 用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光——

    芽衣就突然觉得非常讽刺。

    讽刺。

    ——各种意义上的。

    随着芽衣也回到了座位上, 言峰璃正重新将棺木合拢,这场只有几分钟的短暂葬礼就结束了。言峰璃正微微收敛了哀色, 开始从头讲起这次的变故来:“我先来说明情况吧——最早发觉不对,是从和外地断开联络开始, 我们催眠了从事媒体的普通人,避免民众生出恐慌情绪。”

    老神父的声音微微有些低沉:“然后, 绮礼他开始着手调查异动的源头。不过,在前三天, 绮礼他都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芽衣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她知道, 重点快来了。

    “直到三天后——说来惭愧, 是一个小男孩发现了问题。冬木市各地都出现了活人被犬类咬死的事件。但如果把案发地点全部连起来, 就会连成一个魔术阵的图案。”

    言峰璃正说着, 拿出了一份冬木市的地图,将其挂在了半空中,所有死者的死亡地点都已经被标注出来,连成线,甚至能够看出那是一张几乎已经完成了大半的魔术阵。除了早已知晓的远坂时臣以外,御主们的脸色都透出了几分古怪。

    ——那张魔术阵,所有人都很熟悉。

    包括芽衣,她刚刚在几天前,在旅馆的地板上绘制过这份魔术阵,并且运气十分之好的召唤出了迦尔纳。

    是的。

    那是召唤英灵的魔术阵图。

    但是,无论是古老的骑士王阿尔托莉雅,还是太阳神之子迦尔纳,甚至,那位几乎立于英灵顶端的最古之王吉尔伽美什都不需要这样的阵仗——那么,到底是何种级别的英灵,才需要用到这样庞大的召唤仪式?需要使用整个冬木市的地脉作为魔力源泉?同时,又要杀死上百个人类来进行祭祀?

    言峰璃正也没有发表更多推测,他继续叙述道:“对此,绮礼他和那个发现问题的小男孩,一同前去探查……”

    “那个,”芽衣举起手,打断了老神父的话,“我能问个问题吗?”

    “Lancer的御主,请说。”

    “从刚才我就想问了,那个发现异常情况的小男孩,能告知我更多他的情况吗?”芽衣迟疑地问。

    言峰璃正非常体谅芽衣的疑问:“是的,单从事件上来看,那个小男孩非常可疑。不过,在此之前绮礼也对他进行了非常详细的调查。那个男孩叫做江户川柯南,一直生活在小有名气的侦探事务所里,耳濡目染之下……”

    “等一下,他叫什么名字?”

    言峰璃正不明所以地重复了一遍:“江户川柯南。”

    芽衣确定这次不是她听错了,她面无表情地又坐了回去:“抱歉打断你了,请继续吧。我对这件事已经没有什么疑问了。”

    言峰璃正也没有起疑。

    但在场的众人中,大概只有芽衣自己才知道,她自己内心中充满了剧烈的波动——她想,她也许解答了一个千古的谜题:如果将言峰绮礼和江户川柯南关在同一间小黑屋里过一晚上,最后,谁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恭喜!

    我们的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获得了胜利,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让我们把雷鸣般的掌声送给他!

    ……虽然在言峰绮礼的坟头前开这样的玩笑,是很过分。但无论从哪个角度,芽衣都很难对言峰绮礼这个男人产生任何敬意,他活着是神明的恶意玩笑,死也死得像个巨大的讽刺——如果他真的这样死了,竟然也能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好人的“善终”了。

    言峰璃正的叙述仍然在继续:“……不幸的是,在调查过程中……绮礼他不幸遇难。当我找到他时,只看见了他的尸体。”老神父说到这里的时候,偷偷地背过脸,擦干眼角的泪,“好在,他仍然给我们留下了足够的线索。”

    言峰璃正又播放了另一段录音。

    “沙……沙沙……”

    “咳,沙沙沙……原来如此,原来这就是……地狱啊……”

    隐隐约约的,这段录音中还能听见某位小男生三观崩溃的嚎叫,以及更加模糊的犬吠声,言峰绮礼又咳嗽了两声,就将这段录音掐掉了。

    韦伯忍不住吐槽起来:“这算什么线索啊!这句话里面的地狱明显是个形容词吧,仅仅只是描述场景看起来有多惨而已。除了引起恐慌之外,还有什么别的用吗?”

    “小子,你是说你已经怕了吗?”

    “别、别摸我的头啦!”韦伯愤愤不平地推开伊斯坎达尔的大手,他明明已经够心烦意乱的了,结果从者还一直给他添乱,“这次圣杯战争完全超出常规了吧。我可是听说了,肯尼斯教授到达冬木市第一天就被迫退场了。他可是色位的魔术师啊……”

    芽衣心虚地别开了脸。

    也许是好几个爆炸般的消息,委实将芽衣吓到了。她刚刚放松心神,就感觉到强烈的疲惫感涌上心头。芽衣看了看傍边和征服王争吵起来的韦伯,卫宫切嗣仍在一根又一根地抽烟。总之,看起来短时间是不可能讨论出一个结果出来了。

    “有休息的地方吗?”芽衣问。

    言峰璃正给她安排了一件地下室,作为临时休息的场所。然而,等芽衣用钥匙拧开门的时候,却发现屋内已经坐着一位“主人”了。那位从者有着一头黄金般辉煌灿烂的短发,慵懒地靠在软皮沙发上,小口小口地喝着红酒。

    听见开门声,金发的从者将头偏侧过来,带着一点微醺的醉。这位人类最古之王,远坂时臣召唤的Archer从者,本次圣杯战争的最强者——吉尔伽美什盯着芽衣,然后眯起了猩红色的眼睛。

    然后……间桐家就被炸了。

    仓皇之下,间桐雁夜只来得及用令咒命令Berserker,带着他和小樱逃出去。Berserker直接抬起了房间里的床,骑士不死于徒手瞬间发动,短暂地当下了扑面而来的烈焰。

    轰——

    床板瞬间就被烧毁了。

    但得益于着短暂的空隙,Berserker两只手分别夹着间桐雁夜和间桐樱,嘶吼着,仿佛咆哮的火车头一样破开屋顶,直接冲了出去,毫无动摇地迎击敌人。

    等等!等等!他就算了,不要带着小樱一起战斗啊!

    间桐雁夜要疯了。

    Berserker是失去理智的从者,他知道用床板暂时拦住敌人,是出于千锤百炼的战士本能,但并不代表,他就真的能知道什么才是当务之急。

    “Berser——”间桐雁夜举起带着令咒的手。

    然而下一秒,他还没有发出指令,就啪叽一声,被自家从者扔地上了。他还没来得及庆幸,就看见,Berserker就在地面上捡了一根铁皮柱,以劈砍的方式,狠狠地轰向了那位不速之英灵。

    等等!等等!不要让武器划一个圆圈,小樱还在你脚下,还在攻击范围以内——然而等间桐雁夜扑过去之前,他就直接被混战的从者直接踹了出去。

    间桐樱也被踹出了战斗区域。

    “吼——啊——!!”伴随着Berserker的一声怒吼,尘土飞扬,火焰溅射,两位从者的身影瞬间交织在了一起,激烈的武器撞击声不绝于耳。

    间桐雁夜趴在地上缓了一会儿。

    刚才,他是……被救了?

    很明显不是Berserker,一来,如果Berserker能有这样的睿智,雁夜就不必浪费一道令咒,强行命令他将自己和小樱救出去;其次,Berserker的足部铠甲是有刺的,这么重重地一踹下来,非得给雁夜开膛破肚不可。

    那么,就是那位袭击了间桐家的……英灵了?

    间桐雁夜仅仅只是一瞥,就转开了视线。诚然,即便是单纯是从外表上来看,那位也是一位令人印象深刻的从者。同样的,他的实力也不可小觑,几乎将间桐宅毁于一旦的宝具(想到这里,间桐雁夜就止不住一阵暗爽),对战武艺无双的Berserker,同样不落下风。

    但间桐雁夜毫不关心这些。

    甚至,可以说,他连自己的生死也不再关心了。

    “小樱!小樱你在哪里——?”

    “雁夜叔叔,我在这儿。”小樱非常平静,即便是被粗暴地踹出了战场,紫色头发的小姑娘也无动于衷,十分平静地拍拍膝盖,默不作声地站在了战场的边缘,直到间桐雁夜找她,才出声叫唤了一声。

    “太好了,你没事……你是谁?!”

    芽衣很无奈地从间桐樱的身后钻出来,就在狂阶兰斯洛特的范围攻击波及了身边人的同时,迦尔纳一脚一个,把两个人都踹出了攻击范围——方向刚好截然相反,间桐樱刚好就在芽衣这个方向。

    唉。

    想叹气。

    不,应该这样说,这完全符合了自己的期望才对。

    本来,芽衣定下了对战Berserker的理由,就很是居心不良。作为御主,间桐雁夜的能力并不高,兰斯洛特同样很强,但失去理智就是他的最大缺陷。即便芽衣没有拿到类似迦尔纳的王牌,但手下从者只要不是Berserker,同时有一定的战斗能力,就能以放风筝的打法,活生生地拖死间桐雁夜。

    这叫什么?

    明明应当是一场充满了英雄史诗般的悲歌,硬生生地被芽衣玩成了手持攻略推本的弱智游戏——芽衣甚至有些无聊地想,如果Fate Zero选取的剧情线是她现在所做的事情……大概非但成不了经典,反而会被烂番茄淹没吧。

    想想这个剧情,大概就是,上一秒还在胡吹海吹的强大英灵,下一秒就被砍翻,每个人物设定都十分又戏剧性,然而还没有等他们在剧情里有所表现,就已经发了便当。

    女主角还是个怨天尤人的废柴。

    只因为踩了狗屎运,召唤出了强大的英灵,就直接横扫了整个战场。况且,对比于其他人,无论是到达根源,还是拯救世界,或者仅仅只是单纯的想要拯救自己在意的人——对比起来,她的愿望都是那么抬不上层面。

    甚至,连品格也是——

    芽衣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迎着间桐雁夜恨不得杀了她的目光,将手臂放在了间桐樱的肩膀上。间桐樱真的是一个非常乖巧的孩子,即便是被陌生人抓住了,也只是抬起头来看芽衣一眼。她紫色的瞳孔非常深邃,几乎看不见一点亮光。

    梵天啊诅咒我身的效果已经渐渐淡去。

    天空又重新开始飘荡起大雪。

    一片,两片,千千万万。

    覆盖在芽衣的头顶和肩膀上。芽衣隔着直接陷入白热化战斗的两位从者,压着间桐樱的肩膀——怜悯和慈悲是胜利者的特权,可她暂时地,什么也不是。

    芽衣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手术刀。

    嗯,友情感谢提供装备的医院。

    芽衣将手术刀的刀刃放在间桐樱的脖子上,即便是被人威胁到了生命,这个年纪极小的小女孩也没有任何的反应。芽衣对上几乎发狂的间桐雁夜,清了清喉咙:“不准动,举起双手背在后脑勺上,蹲着,否则我会杀了她。”

    世界上最撩人的话语,不是那些天生情话技能点满的撩人大师——而是那些根本不会说话的人说出口的。因为你知道,他根本不懂人心,不知骗人,不会顺承或阿谀,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就是不敢深思。

    好的,就从字面上理解这个“可爱”就好了。

    芽衣在旅馆门口买了当地的地图和旅游指南,坐在公交车站上比比划划了半天,才规划出了一条完善的旅行路线。为了节约费用——更是为了节约魔力,迦尔纳进入了灵体化,跟随着芽衣。

    然而,刚上公交车,芽衣就遇上了麻烦。

    和之前那几个热忱的学生不同,这次缠上芽衣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西装大叔,见到芽衣独自一人,就开始动手动脚,口头花花:“诶,小姐,你一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