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 83 章

宅鲸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81zw.io,最快更新[综]和小太阳肩并肩最新章节!

    之后, 富军又介绍了自己的另一件宝具。

    芽衣一眼就认出来,那就是日轮甲。但就像是那柄匕首变成宝具之后变幻的形态, 富军的日轮甲和迦尔纳的日轮甲也完全不同,它仿佛无数密密麻麻的龙鳞一样,变成了可以自由拆卸自由组合的宝具,同样, 这件日轮甲的保护范围也不再局限于装备铠甲的某一个特定之人。

    其名为,至此献上万民的奉献。

    功效是保护除了富军本人的在场所有友方。也就是说, 只要富军还活着, 就能保护在场的所有友方免于伤害。

    “这种宝具鸡肋到完全没有意义了!”

    芽衣恼火地评价。富军的日轮甲明明和迦尔纳的日轮甲是一样的, 为什么变成宝具, 解放真名的想过反而变得完全不同了呢——虽然这在侧面证明了富军和迦尔纳本质上不是同一位英灵。但一想起它的具体功效, 芽衣就非常恼火。

    富军抱着他的宝具有点委屈:“可是我觉得很好啊。”

    迦尔纳也在一旁露出了羡慕的表情:“我觉得这个宝具真的很好了。如果我当年也能拥有这样的宝具, 就太好了。”

    迦尔纳说着,竟显得有些消沉,显然是回忆了许多次被召唤的经历了。

    芽衣:“……”

    “它确实是配得上自身名号的宝物啊!”×2

    哇喔!

    你们这群迦尔纳,她真的管不动了!

    谈论到宝具,迦尔纳倒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经历了这次特异点之后, 芽衣的宝具应当也产生了变化了吧?”按道理说,御主应当时时刻刻了解到从者的能力变化,只是芽衣这段时间完全丧过了头, 完全化身了行尸走肉。迦尔纳也因此搁置了这件事, 直到芽衣心情变好才提起来。

    “……能用了。”

    “什么能用了?”

    “冥界海姆能用了。”由于解释起来太过麻烦, 芽衣干脆直接在迦尔纳的面前解放了宝具, 让他直接看到效果:“原本,在复活了你之后,冥界海姆就一直没有办法启动了,但现在可以了。”

    芽衣想了想,又补充道:“而且和之前也不一样了。”

    这一点甚至不需要落于言语的形容,首先,原本的冥界海姆一旦展开,基本上就变成了固定的“阵地”了。无论是芽衣还是死神海拉,都只能固守在冥界海姆的核心埃琉德尼尔的宫殿里。同样的,在展开后也不能随意收回。

    但现在——

    芽衣站在迦勒底的走道上,随意旋转了一个圈。许多细碎的雪花飘落到芽衣黑色的裙摆上,若影若现,星星点点,非常美丽。

    芽衣解释说:“看,它现在可以被带着跑了。”

    迦尔纳:“……嗯,这个变化在逃跑的时候还是很有用的。”

    芽衣:“……”

    如果说这句话的人不是迦尔纳,她一定会给对方一点教训的,让对方知道,话不能乱说……不,应当说,除了迦尔纳也没有谁会说出这种话了。芽衣叹了一口气,解释道:“能够覆盖整个世界的降雪,说起来是很厉害啦。但魔力消耗太大了,实际上很难对从者造成实质上的伤害。”

    甚至,稍微有些实力的魔术师,一样可以无视掉冥界海姆的落雪伤害。

    “而且——”芽衣显然很懂如何去抓迦尔纳的软肋,她补充说,“从此之后,我再展开宝具,就不会伤害到无辜的平民了。”

    迦尔纳瞬间就被她说服了:“这倒是真的很好的变化了。”

    是是是,大圣人迦尔纳。

    芽衣始终觉得,那恐怕是最没有意义的增强了。好在,这种变化使得芽衣无法再从地脉里汲取魔力,但同样也千百倍的节约了魔力。同时,冥界海姆最重要的能力,能够无数次的将“死神海拉”受到的伤害还原这一点,也保留了下来,可以说,全方面地增强了。

    当然,因为印度诸神都跑掉了,冥界海姆仍然是个残疾的冥界海姆。

    “还有就是,死在我手上的死灵也能够召唤出来了,基本上保留生前的实力,可以算作是一个无法使用宝具的从者了,当然,魔力还是要消耗的。”为了示范,芽衣将德罗纳召唤了出来。

    这位同样源自于《摩诃婆罗多》的大英雄,仿佛一具苍白的幻影站在原地,略显冷淡地摆出了一个攻击的姿势。

    迦尔纳迟疑了一会儿:“收起来吧,以后不要在阿周那面前把他呼唤出来了。”无论德罗纳自身的人品如何,他始终是阿周那尊敬的师父。

    芽衣依言照做,但提起阿周那,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很久都没有看见到阿周那了:“阿周那人呢?”

    “回英灵座了。”

    芽衣:“……”真是一天不盯着他,他就开始熊了。

    “没关系,我应该还能再把他召唤出来。”

    但偶尔也会觉得阿周那蛮可怜的。

    撇开这个话题,迦尔纳倒是想起了他很在意的另外一件事:“你之前在游戏室里睡着的时候,做了噩梦吗?”迦尔纳有些担忧地问,在那个时候,通过御主和从者之间的本能关联,他能感觉到芽衣的情绪波动相当之大——

    那代表着什么?

    但总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那个啊,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就是见到了盖提亚,也就是回去看了一眼父母和另一个自己,也就是走的时候还顺手锤了盖提亚一拳而已,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芽衣非常陈恳地看着迦尔纳:

    “我只是梦见了曲奇小饼干的做法而已。”

    “曲奇……小饼干?”

    ……

    ……

    如果时间能倒流的话——

    总之,芽衣绝对不会嘴贱地说出什么曲奇小饼干,结果就是她败在了两双微微显露出期待的小眼神下。啊啊啊,说到底,学会了曲奇小饼干做法的也不是她吧,为什么要大包大揽地进了厨房呢?

    芽衣看着那些完全不认识的厨具,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压力。

    但现在也就只能……

    ……硬着头皮上了!

    ……

    ……

    当芽衣端着成功作品走出来时,很惊讶地发现,食堂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了。迦尔纳和富军自然是在的,藤丸立香也神出鬼没地出现了,同样,既然有藤丸立香就有清姬和玛修,他还将布狄卡和霍恩海姆都带上了。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没,不用太在意。”藤丸立香还想辩解一下,然而很快就在芽衣狐疑的眼神中败下阵来,自暴自弃地回答道,“……我就是,有点好奇芽衣小姐之前下过厨吗?”

    芽衣心虚地将刚刚烤好的点心藏在了身后:“无论是什么经历,都是从没有到有的。”

    场面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藤丸立香转过头,对迦尔纳做出了诚挚的建议:“迦尔纳先生,你现在选择逃生其实还来得及……”

    迦尔纳:“???”

    喂喂喂!藤丸立香你有点过分了啊!

    芽衣很不满地纠正他:“别说的好像我在投毒一样。”

    藤丸立香露出了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在某种意义上,同样也显得非常讨打的微笑:“我当然是相信着芽衣小姐的。”

    不,你看起来一点也不相信她。

    霍恩海姆适时地在旁边补充:“如果出现了意外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帮忙洗胃。这里还有立香君上次用剩的特效胃药。”

    “……”

    “……”

    芽衣下意识地追问:“立香,是谁给你下厨?”

    “你问哪一次?”

    竟然还不止一次!

    藤丸立香悲痛地捂住了脸:“当然是很多次啊。”

    “那个,”迦尔纳打断两人,“我可以开动了吗?还是说你们需要再聊一会儿?”

    “不不不,请吧。”

    话是这么说,不过,等芽衣拿出作品时,她立刻就后悔了。明明在梦中已经被提醒过太甜了,但真的制作起来时,她还是下意识地加了用量完全一致的糖分。唔,肯定甜过头了。

    藤丸立香身先士卒地尝了一口。

    他立刻就苦了脸,惹来傍边好几个从者担忧的目光:“不,没事,这是无毒的。”说实话,你不强调这个也没事的,“就是有点……甜到冲鼻了。”

    啊,果然还是失败了吗。

    “算了!还是把这些都处理……”芽衣自暴自弃地说,她刚转过头,就看见一大一小的迦尔纳已经非常默契地,把整盘曲奇小甜饼分得干干净净,连渣滓都不剩了。

    等等,等等!你们不觉得甜过头了吗?!

    迦尔纳咔哧咔哧地啃着饼干。

    富军也在咔哧咔哧。

    地狱犬加尔姆不明所以地凑过来,挤进两只迦尔纳中间,非常开心地,将盘子也咔哧咔哧地啃成了满地碎片。

    迦尔纳点评说:“虽然里头好像除了糖什么都没加,也就距离甜到发苦只有一点点距离了……”

    好啦,她早就知道甜过头了。

    “……但我很喜欢。”

    沉默,沉默,沉默。

    芽衣站起来,躲到了几米以外,对迦尔纳摆摆手:“你暂时离我远点。”

    迦尔纳有点茫然,但他还是乖巧地跑去站在餐厅门口。正主没有意见,反而是藤丸立香为此打抱不平:“迦尔纳先生明明是真心实意这样认为的,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这么明显的事情,我当然也知道啊。”

    芽衣捂着胸口趴下了:“……但他不离我远点,我的心跳就要爆炸了。”

    藤丸立香:“……”

    真是猝不及防的一口狗粮——

    塞得他心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