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 41 章

宅鲸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81zw.io,最快更新[综]和小太阳肩并肩最新章节!

    远在千年之前的俱庐大战战场。

    太阳神之子迦尔纳, 和雷神之子阿周那的战斗终于分出了胜负。奎那师唆使了阿周那射出了终结一切的箭矢。那瞬间, 乌云密布,太阳摇摇欲坠, 那位白发的英雄几乎是毫无抵抗之力地, 被穿透了胸膛。

    大地女神的诅咒, 令迦尔纳的战车深陷泥泞。

    持斧摩罗的诅咒,令迦尔纳在关键时刻遗忘了所有知识。

    迦尔纳的意识开始恍惚, 隐约中, 他似乎听见了难敌的嘶吼, 听见了一位母亲低声啜泣,看见了阿周那的脸上露出的一抹微笑——那位背负着正法之名的王子, 终于在手刃宿敌之时,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

    这便是他的终结吗?

    这便是……他的……终结了啊……

    迦尔纳仰头看向天空,他往泥泞的大地坠落。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迦尔纳看见了难以令人置信的,也仿佛梦幻仿佛奇迹的……

    光?

    无数的光芒, 争先恐后地涌出来。它们仿佛轰鸣的瀑布般直接吞噬了迦尔纳的身躯。甚至, 就连近在咫尺的阿周那还未反应过来之时,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辉煌而灿烂的光芒裹挟着迦尔纳, 奔向太阳。

    乌云被刺破了。

    太阳光遍洒人间。

    无数人都被这个变故惊呆了。良久,才有人惊呼起来:“迦尔纳……迦尔纳和太阳融为一体了!迦尔纳和太阳神融为一体了!”

    阿周那还在原地发愣, 也许在普通人看来, 那仿佛只是一闪而逝的光芒, 但阿周那毕竟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弓箭手之一,视力优秀,他在那瞬间,敏锐地看见那直接将迦尔纳淹没的光芒,其实隐隐约约地呈现出一个漂亮少女的形态,“她”温柔地将迦尔纳拥入怀里,才化光,宛如流星也宛如箭矢地,消逝在太阳里。

    ……那是……什么?

    ……

    ……

    千年之后的冬木市特异点——

    吉尔伽美什掏出了维摩那,但拒绝了其他御主和从者登上辉舟的请求——开什么玩笑?难道什么杂修都可以和王平起平坐了?——虽说如此,间桐雁夜作为吉尔伽美什新收的臣下,倒是被特许坐在王的身后,侍奉王。

    藤丸立香对此毫无怨言。

    作为一位用两只脚丈量过法国奥尔良等等国土的御主,仅仅只是徒步走过半个冬木市,对藤丸立香根本谈不上挑战。他将手兜在袖子里,慢悠悠地走在街道上。他看见厚厚的冬雪融化成小溪,看见嫩绿从树梢枝头抽出新叶,看见这座城市重新焕发色彩和生机。

    “真不可思议啊。”藤丸立香感叹道。

    他话音刚落,就有一朵五瓣的樱花从枝头跌落,砸在藤丸立香的肩头,随即打了一滚,一路滚入黑发青年的怀抱里。藤丸立香眨眨眼睛,他注意到街道的绿化带里忽然盛开满了不知名的鲜花,每一瓣花瓣上都盛满了露珠。

    “前辈……?”

    “你们等我一下。”

    玛修还没来得及阻止藤丸立香,青年就嗖的一声钻进了花丛中,等他重新从花丛中站起来时,怀里已经躺着好几个编织好的花环。藤丸立香高高兴兴地将其中的一个,戴在了玛修的头上:“好看吗?”

    “诶,这是送给我的吗?”玛修受宠若惊。

    “是啊,迦勒底可没有这么多鲜花……”藤丸立香挠挠头,开开心心地跑去分发花环了,阿尔托莉雅很客气地接受了,韦伯想要拒绝,然而被伊斯坎达尔一下子把花环按在了他头顶上,惹来对方恼火地责怪;吉尔伽美什理所当然地拒绝了——

    “杂修,你难道想要王和普通人用一样的花环吗?”

    藤丸立香立刻将剩下的两个花环叠在一起,恭敬地供给吉尔伽美什:“当然不是,吉尔伽美什王是三倍的超级花环啦!”

    吉尔伽美什明显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真这样糊弄王,小心他降罪啊!

    不过,虽然脑海里转悠着各种恶劣的念头,但吉尔伽美什最终还是接受了藤丸立香的“供奉”,将花环扔进了他的宝库里,最后仍然不忘嘲笑一番藤丸立香的幼稚。

    藤丸立香本人倒是一点也不介意:“……但是很有趣啊。”

    说真的,把拯救人理的责任压在这个不着调的青年肩膀上,真的靠谱吗?哪怕是性格恶劣的Archer版本的吉尔伽美什,也不由地对这件事产生了怀疑。

    “你就是……藤丸立香了吧?”

    就在藤丸立香一行人慢悠悠(严重拖慢了行进速度的是藤丸立香本人)地前进的路上,那位引起了冬木市巨变的“英灵”也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那是一位穿着黑色长裙的美丽少女,她头顶盖着半透明的黑色头纱,头发盘起来,中间有细碎的白色花朵穿插其中,很是清新雅致。芽衣温柔地微笑着,笑到藤丸立香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诶?是的,我就是藤丸立香。”

    芽衣对藤丸立香鞠了一躬,又对其他从者和御主鞠躬:“真抱歉,我的任性给大家添麻烦了。”

    她说完这句话,就掏出了一个金色的杯子:

    “将这个圣杯回收了之后,这个特异点就会消失的吧?”

    “是,是的。”

    藤丸立香很紧张地问:“你要把它给我吗?”

    芽衣把圣杯放在了藤丸立香的手中。

    藤丸立香捧着圣杯,东瞧瞧,西看看,老半天都仍然不知所措。他那副傻乎乎的模样,就连吉尔伽美什都看不下去了,呵斥道:“她既然给你了,你就好好收着吧。”

    藤丸立香摸摸头:“那我就……真的收下了哦。”

    直到他把圣杯放进迦勒底的传送阵里,将这次特异点的圣杯彻底回收了之后,藤丸立香仍然是一副很懵懂样子,他一脸不可思议地和玛修说:“……这真是我回收过最简单的杯子了。”

    “前辈——!”

    “好好好。”藤丸立香立刻露出了装傻的微笑,转头面对芽衣,“那么……呃,这位小姐,你那边发生了什么吗?还有,我能冒昧问一下,迦尔纳先生情况如何了?”

    “迦尔纳啊,他在后面啊。”

    藤丸立香踮着脚尖往后张望——然而什么都没看见。

    芽衣一脸无奈地用手抵着额头,她重重地叹气,然后从拐角处将迦尔纳扯了出来。迦尔纳身上披着一套刚刚从商店里顺过来的卫衣和牛仔裤,双手插|在口袋里,脸旁的金色车轮形耳环熠熠生辉。

    但不知道为什么——

    藤丸立香觉得这一刻的迦尔纳先生,特别丧。

    在场的几位英灵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纷纷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伊斯坎达尔最夸张,整个人都差点黏过去了。如果不是韦伯拼命扯住他,场面不堪入目。

    “和大家打一下招呼啦,迦尔纳。”

    迦尔纳丧丧地,对众人摇摇手:“大家好。”

    伊斯坎达尔终于像是确认了什么,一脸不可思议地抬起头看着迦尔纳:“你复活了?”

    “嗯。”迦尔纳简单地承认了。

    “告诉我你怎么做到的报酬好商量啊——!”伊斯坎达尔竟然像是一个小孩子,扯着迦尔纳的袖子就不放手了。韦伯尴尬到恨不得在地面上挖个洞藏起来——藤丸立香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韦伯,但这个举动好像只起到反面作用。

    芽衣欲言又止。

    藤丸立香立刻察觉到了:“有事吗?”

    “那个……我就是想问一下,迦勒底还招收御主吗?”

    藤丸立香惊讶了一下,但立刻露出了笑容:“是芽衣小姐想要加入吗?啊,欢迎,不瞒你说,迦勒底真的特别缺人……”

    “不。”芽衣不好意思打断藤丸立香的话,“不,不是我啦。我在被海拉依凭的时候,就已经彻底的死亡了。现在只是拟似从者。”

    藤丸立香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芽衣转身将迦尔纳又拖了过来,她咳嗽一声,然后拉着迦尔纳,将对方的手背展露在所有人面前:“我就是想问一下,迦勒底招不招收Master阶的迦尔纳?”

    藤丸立香:“……”

    藤丸立香:“………………等等,等等!迦尔纳先生怎么会有令咒?!”

    芽衣替迦尔纳解释了:“他当着圣杯的面,宣称自己拥有愿望,当然就被圣杯分发了令咒了……说起来,毕竟是神代的人,拥有魔术师的资质应该也是很正常的情况吧。”

    “但是……”但是迦尔纳先生不是从者吗?!

    吉尔伽美什终于看不下去藤丸立香的犯傻了:“喂,藤丸立香,复活复活……你是不是对‘活’这个词有什么误解?海拉的宝具一旦反转,就需要将光明归还人间,复活光明神‘巴德尔’——你难道觉得那个概念上的复活,就是修复一个从者灵核的程度吗?”

    吉尔伽美什嘲弄道。

    “难道是指……”

    迦尔纳将手从芽衣的手中抽出来:“嗯,正如你们现在所看到的,我现在是活人了……御主迦尔纳,从者是A/venger的芽衣,灵基属于死神海拉的拟似从者。请多多指教。”

    “我才是需要迦尔纳先生多多指教。”藤丸立香一脸三观崩溃地握了握迦尔纳的手。

    “不过,复活应该是一件好事吧。为什么迦尔纳先生看起来一点也不高兴啊?”藤丸立香纳闷地问,瞬间,几乎是肉眼可见的,迦尔纳整个人都直接灰暗掉了,“诶,抱歉抱歉,我是不是问了什么不对的话?”

    迦尔纳特别委屈地说:“我的英灵座没了。”

    呃……这个……

    “我刚刚和芽衣发誓了,我要作为从者去参加圣杯战争,取得胜利……下一秒,我的英灵座就没了……”迦尔纳特别丧地说。

    呃……这个……

    芽衣安慰他:“没关系啊,作为御主一样的。”

    迦尔纳沉默了很久,突然说:“可是我的面板也没有了。”

    面板这个有什么好在意的?

    “我刚刚改的幸运EX也没有了QAQ”

    芽衣:“……”

    ——你承认了吧!你承认了吧!

    ——你承认了幸运值根本就是你自己乱改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