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 29 章

宅鲸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81zw.io,最快更新[综]和小太阳肩并肩最新章节!

    芽衣伏在迦尔纳身上。

    尽管迦尔纳早已再三证明, 带上芽衣,对他而言根本称不上负重。但芽衣趴在枪兵身上时, 仍然本能般地小心再小心——迦尔纳太瘦了,尤其是这样零距离的接触时,越发让人意识到, 那是一种能让女孩子羡慕嫉妒恨的纤细。

    “咦?”

    眼角的余光瞥见, 地面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然而迦尔纳在空中移动的速度太快了。他就像一颗流星, 顷刻间就掠过了大半个城市。芽衣趴在他肩膀上往下俯视,整座城市都已经彻底被晶莹的冰雪封住了, 仿佛冰雕出来的可爱玩具,晶莹剔透, 美丽而死寂。

    芽衣终于再度看到, 她之前看到的是什么了。

    狗?还是狼?

    应该还是狗吧。

    然而那些奔驰的犬类, 很明显已经不是正常的犬类了。它们在地面奔跑的脚步留下一串串的黑烟。偶尔聚在一起刨雪,然后从雪堆里拉扯出已经完全冰雕的人类。

    芽衣刚好看到, 一个抱着孩子的母亲, 就这样从堆积的雪里扒出来——她呀了一声,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御主, 不要往下看。”迦尔纳提醒她。

    “但是……”

    “……那些人都已经死了。”即便迦尔纳的声线,听起来和以往没有太大不同。然而芽衣的心情也不免随之低沉——她自认为感情已经非常淡薄,三观也远远谈不上端正。可是,既然就连芽衣都感觉到消沉, 那么, 迦尔纳又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他会悲伤吗?

    他会痛苦吗?

    迦尔纳又是以怎样的心情, 将这一切都压抑下来,甚至半分也没有变成压力,施加给芽衣的呢?甚至,这个时候,迦尔纳还在顾忌芽衣的感受。

    即便,这个问题有些不合时宜的——

    ——甚至有些动摇军心。

    然而芽衣仍然是问出口了:“迦尔纳,你是怎么看待这次意外情况的呢?”

    迦尔纳一时没有回答,他的视线仍然凝视着天之边际。芽衣看见他略显凌乱的白发被风吹得不断摇晃,风吹过来,吹过来,风声凌冽。这个时候,迦尔纳终于开口了:“我……其实很喜欢这个城市……不,更准确的说,虽然我一直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功绩,但仍然很高兴能够成为英灵座上的一位。”

    芽衣沉默地听着。

    “虽然是已经死去的,已经消逝的,甚至可以说是人类历史的残渣……”迦尔纳的声音几乎被风声遮盖过去,“……但仍然很高兴,能够见证到几千年后的未来,人和人之间没有阶级的差别,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选择想做的事情,想奋斗的目标,想追求的幸福。”

    芽衣想起《摩诃婆罗多》曾经描写过,迦尔纳在初次和宿敌阿周那对战时,被观战的仙人质问身份。当时,史诗是这样描述迦尔纳的:

    迦尔纳羞愧地俯下脸,就像是被雨水淋湿的低垂莲花。

    然而,实际上,迦尔纳从未掩盖过自己是车夫之子的事实,他为自己的养父骄傲,为自己的养母自豪。但他仍然是弯下头,不得不弯下头——曾经几乎压倒他的,是印度沉重的种姓制度。

    可是……

    只是看到未来,不必再重复他的悲剧。

    迦尔纳也会感觉到幸福吗?

    “所以,犯下这样作孽的存在,无论她是神灵,还是别的什么存在,都必须得到惩罚。”迦尔纳非常平静地说,“她既然将整整一座城市都拖入死亡,无论她有任何理由苦衷,都应当得到惩罚。”

    芽衣想,没错,迦尔纳说的很对。

    ……

    ……

    很快,芽衣和迦尔纳就到达了目的地——

    柳洞寺。

    深色的屋檐,狭长的台阶,和冰雪覆盖的城市相比,这座几乎没有落雪覆盖的寺庙就非常显眼了。半空中仍然飘荡着粉末般的细雪,但那些雪花还未来得及落到地面上,就消失得无隐无踪了。

    迦尔纳落到柳洞寺大门的前坪上。

    芽衣也跟着从迦尔纳的怀里跳下来,她下意识地望向柳洞寺的门口,寺庙仿佛笼罩在一片阴云中,隐隐约约还有黑色的漩涡在寺庙里旋转。但仔细看去,这一切仿佛只是芽衣的错觉。

    迦尔纳率先往前走去。

    芽衣急忙跟上。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心慌了起来。她每往前走一步,都仿佛靠近一个漩涡,靠近一个她必将承受的命运一样——但是已经站在了这里,芽衣也不可能回头了。

    迦尔纳还在前面呢。

    不,不必害怕了,迦尔纳在她前方,哪怕等会儿真的冒出了一个佐佐木小次郎,她也……

    “卧槽啊,还真的有佐佐木小次郎啊。”

    迦尔纳:“……?”

    突然冒出来从者:“……”

    迦尔纳:“……你好,佐佐木小次郎。”

    整个身体都笼罩在一片黑雾里的从者静默不语,他似乎是完全被突然扣上来的名字给砸懵了,很久都没有动静。迦尔纳也没有率先发动攻击,只是戒备地盯着对方。直到,那位黑影般的从者开口了,他的声音莫名地有些熟悉:“为什么会是佐佐木小次郎啊?”

    “蹲大门的当然是佐佐木小次郎啊。”芽衣理直气壮。

    迦尔纳也跟着她点头:“原来如此。”

    黑雾中的从者再度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原来还存在这种设定吗,既然如此,那么……虽然我被命令到这里来看守大门,但你们怎么也不应当产生这样的误会吧。”

    “……还真是守大门啊。”

    “所以,你到现在还没意识到我是谁吗?”黑雾中的从者情绪有些复杂地开口了,“我以为,我们还算是有点交情的‘老朋友’了,而且,再怎么说,你也是个女孩子吧……女孩子怎么也不该对我毫无印象啊……”

    最后一句话,对方的语气非常微妙。

    ——有点喜悦,有点不敢置信,也有点三观都要碎掉的崩溃。

    迦尔纳直接回答道:“朋友这种关系,是需要双方认定的,单独一方这样想的那只是倒贴。而且,老朋友这个词是不能乱用的,多久才能算‘老’,需要多熟悉才能算‘老’,这是需要一个明确的定义的,不然会给当事人造成困扰……”

    芽衣还在苦思冥想,那点熟悉感是从哪里来的。

    不,不只是声音和语气很熟悉——

    芽衣打量着对方的身形,即便是被黑雾所笼罩,也能看出对方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性从者,他穿着非常贴身的服饰,双手分别握着一长一短两把枪……两把枪……

    等等,等等……

    迦尔纳还在十分平静地与其对话:“……而且,关于女性是否对你一定会印象深刻这一点,即便是我,也不得不为你的厚脸皮而惊叹……”

    “迦尔纳,迦尔纳……”芽衣小声地戳了戳迦尔纳。

    “御主?”

    “他是迪卢木多啊!是迪卢木多啊!”

    “哦。”

    “哦是什么反应啊,你为什么能这样平静,他是迪卢木多啊。”芽衣压着声音,有一点点崩溃地说,“……几天前,我绝对没有感觉错误,迪卢木多真的应该已经‘死’了。”

    “是啊,他就是光辉之貌迪卢木多,我第一眼就看出来了。”迦尔纳微微歪了歪头,回答道,“原来应该吃惊吗?……不,我还是有点吃惊的,当我听到御主称呼他为佐佐木小次郎的时候……”

    “那你还跟着一起喊?”

    “……也许是外号呢?”迦尔纳疑惑反问。

    这回是迪卢木多忍不下去了:“我怎么可能会有一个日本人名的外号?这明显是一位日本本土的英灵才对。”

    “原来是这样的啊。”迦尔纳感叹。

    芽衣:“……”

    迪卢木多:“……”

    算了,和迦尔纳纠结这些,是她的错。不过,经过了迦尔纳这一番打岔,芽衣原本的紧张感也随之散去。她皱着眉头,纳闷地问:“但是,迪卢木多你不是已经退场了吗?”

    为何还会以这种姿态,出现在这里?

    “我也有问题想问您,御主。”迪卢木多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带着他特有的忧郁又迷人的气质,“为什么……您还留在这里呢?快走吧,快逃吧,绝对不能回头,只有这里,您才能从冬(地)木(狱)市里,逃出一条生路来。”

    “逃走吧,不能犹豫,不可回头。”

    “那位陛下绝对是任何人都不能对抗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