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第 124 章

宅鲸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八一中文网 www.81zw.io,最快更新[综]和小太阳肩并肩最新章节!

    ……如果看到这段话就证明你的订阅率太低了。

    漆黑的阴影涌过来, 直接覆盖了迪卢木多刚刚落脚的地方。而枪兵已经落到了屋顶之上, 他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追兵,然而就在这一回首之中,那些追杀他的黑色之物, 陡然化作黑色的流矢,迎着迪卢木多照面而来。

    噔!

    ——噔!噔!噔!噔!

    迪卢木多横起双枪,打开流矢。

    可恶,魔力的耗费比预计中的要高很多, 按照这样下去,他很可能逃不……可恶可恶可恶, 如果说迦尔纳是以破格的英雄之姿,绝对的优势压倒式地胜利的话, 那么这个简直……

    ……应该说, 真的会有这样的……从者吗?

    这次圣杯战争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迪卢木多不得不将破魔的红蔷薇投掷了出去,黑影被暂时的击溃了。但迪卢木多知道,这只是暂时中的暂时, 在几分钟之前他就做过一模一样的事情,然而对于局面没有任何帮助。

    可恶。

    他必须得活着回去。

    迪卢木多一直很感激芽衣,尽管, 这个女人似乎也微妙地受到了魅惑泪痣的影响,毁灭了迪卢木多获得圣杯的愿望。然而, 迪卢木多仍然感激她, 她给了他一个战士应有的尊重。

    这次圣杯战争已经超出了预计。

    他必须要告诉芽衣, 快点逃走吧, 快点离开吧,这里已经……

    黑色的阴影缠绕上了迪卢木多的脚腕,硬生生地将他从半空中跩了下来。迪卢木多一个回旋,恶狠狠地斩断了那根触手,但也是与此同时,数十个黑色的流矢贯穿迪卢木多的身躯。

    他猛然咳嗽一声。

    鲜血滴滴答答地落到了地面上。

    被……追上了?

    迪卢木多抬起头,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比正常人高大许多的女性身影。她手中拉着缰绳,绳索的尽头没入黑暗中——等等,这个女人的外貌……迪卢木多猛然想起了一个神话传说,但还没有等他开口。那位有着异常相貌的高大女性,就已经拉起了手中的缰绳——

    什么?

    深黑的夜晚里,突然响起了犬吠声。

    乌云遮住了月与星。

    ……

    ……

    芽衣猛然惊醒了。

    几乎是立刻,迦尔纳就被她惊动了:“怎么了?”

    芽衣伸出了手,她手背上仍然是完整的三个令咒,预示着她和迦尔纳之间的契约完整无缺。但是,芽衣仍然清楚,有什么东西,断掉了。她迟疑了一会儿,说:“断了?”

    “嗯?”

    “和迪卢木多的契约断掉了。”

    也就是说,迪卢木多死了。

    芽衣的思维空茫了一会儿,她虽然下了带有那种意味的命令,但下意识仍然不觉得迪卢木多真的会死在初战上。吉尔伽美什如果想要杀死迪卢木多,一定会暴露宝具,而远坂时臣会阻止他。而其他人……应该会被征服王伊斯坎达尔阻止。

    ……那么,到底是谁?

    谁杀掉了迪卢木多?

    想不出来。

    既然想不出来,那就只能暂且放在一边了。芽衣转过头,问起了另外一件事情:“爱丽丝菲尔和Saber已经走了吗?”

    “走了。”迦尔纳确认道,“已经感应不到她们的气息了。”

    她这是……算是被敌人同情怜悯了吗?芽衣想,当然,肯定也有迦尔纳的实力威慑。芽衣闭上眼睛,也许是少担负了一个从者的魔力,她切切实实地感觉到身体一阵轻松:“明天我们就出院,既然被Saber这边发觉了,之前的旅馆也不能住了。”

    “嗯。”

    “迦尔纳?”

    “怎么了?”

    芽衣疑惑地看了迦尔纳一眼,白发的枪兵伏在她的床头,虽然他的反应很快,但是芽衣还是意识到了:“我刚醒来的那会儿,你是不是反应慢了半拍?”

    迦尔纳:“……”

    “诶,竟然是真的么?你刚才那是……嗯,睡着了吗?原来英灵也需要睡觉的啊。”芽衣连着发问,但等她问完了,又觉得自己的提问似乎有不妥之处,“我没有在指责你没有好好警戒啦,要是累了,你可以和我说的。”

    不,不是。

    迦尔纳轻柔地眨了眨眼睛,也无怪芽衣察觉到他没有之前反应灵敏了,即便是过了两分钟,迦尔纳仍然有一种懵懂恍然的感觉。但这不是睡迷糊了,而是他做了一个梦。

    在芽衣对他坦白了心事之后,迦尔纳也做了一个梦。

    一个和御主有关的梦。

    ……

    ……

    梦境。

    那是一个被困在铁屋里内的少女,她的世界昏暗而枯燥,相伴的只有几本童话书,和破旧的布娃娃。她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可大人总是拒绝她:“等你长大了,你就能出去了。”

    ……长大啊,真是遥远啊。

    但有那么一次,送饭的仆人忘记关门,少女就偷偷跑了出来。哇,外面真好啊,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然而,少女的小小冒险只维持了两分钟,就被发现了。有人惊慌失措,有人大声呵斥,他们都在抓捕她——

    少女被吓到了。

    她一脚踏空,从高楼上跌落下来,宛如一只跌落的蝴蝶——一声巨响,砰!鲜血缓慢地湿透了她身下的泥土。

    迦尔纳不由缄默,他低下头,去看自己的手指。有那么一瞬,他以为自己能抓住芽衣。

    但迦尔纳的手穿透了芽衣的身体——也就在那一刻,芽衣刚好将目光转向了迦尔纳的方向,几乎让人产生了一种“她看到我了”的错觉。

    但这只是已经发生的过去。

    已经确定了的事实,已经无法挽回的悲剧。迦尔纳平静地看着人群仓皇地把芽衣送往医院,心中想到的,仍然是刚才意外交错的目光。

    对比于未来芽衣的怨恨——

    这一刻的她,眼神干净又透亮,满满都是不能理解大家为什么对她大喊大叫的困惑。

    但这并不是梦境的结束。

    画面一转,芽衣站在一片深黑色的荒原里,四周萦绕着白雾,偶尔有一两个白影在迷雾深处一晃而过,更显阴森。

    这是……

    迦尔纳迟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肯定了:没错,这应当是某个死后世界,只是没有看到地标性风景,难以确定具体情况。

    芽衣已经在阴界四处走动了。她走过垂在河流上的水晶桥,桥头守着枯骨,枯骨上堆积着厚厚的尘埃和蛛网。芽衣继续往前走,路过钢铁的森林,绕过沉睡的巨型恶犬,道路的尽头,是一座孤寂而华美的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