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八一中文网 www.81zw.io,最快更新医妻三嫁最新章节!

长信侯,真的吗?”苏凉问。

    顾泠摇头,“假的。”

    林博衍和林博竣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忍冬跑过去,见苏凉的脸冻得发红,但并未受伤,才放下心来。

    顾泠的面色在风雪中更显清冷,忽略湿了的衣角,根本就是从雪山之中走出的仙人模样。

    蔺屾右手手臂摔骨折了,那个护卫摔断了一条腿,除此之外都是些擦伤。万幸,两人是从山上滑下去的,中间蔺屾一直抓着那个护卫,又想尽办法减速,若非如此,命很难保住。

    蔺屾在落地处附近找到一个狭窄的裂缝,拖着那个护卫一起躲进去避风,不然就被冻死了。

    知道定然会有人过来找,蔺屾和那个护卫轮换着,每隔半刻钟,大喊三声。如此既可以保存体力,同时也能发出求救信号。

    当时蔺屾听到苏凉叫他的名字时,都要哭了。

    结果等苏凉终于看到蔺屾时,他盘膝坐在山缝中,没受伤的那只手竖在身前,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然后笑容满面地说,“我求佛祖派苏小凉来救我,居然真的来了,上辈子我肯定是佛祖座下的仙童!”

    顾泠上前把蔺屾拽起来,被他一把抱住,“顾小泠,哥哥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吓坏了吧?”

    苏凉给蔺屾和他救下的护卫简单处理了伤口,便带上他们离开。

    折返的时候,因为风雪太大,苏凉一行险些迷路,幸好碰上了彭威派来的一队人,才顺利走出雪山。

    ……

    驿馆里。

    苏凉给蔺屾疗伤上药,顾泠就在旁边看着。

    “本来我是想为你们探探路,让你们一起去登山的,没想到这么惊险刺激。”蔺屾嘿嘿一笑,“顾小泠,经过昨夜,你有没有觉得苏小凉好可爱?”

    顾泠摇头,“没有。”

    “苏小凉,他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你不必客气,想对他做什么只管做,他敢不从,你就来找我。”蔺屾一本正经地对苏凉说。

    苏凉轻哼,“找你?能如何?”

    蔺屾轻哼,“我哭给他看!”

    苏凉:……倒也不必。

    “别闹了,吃点东西,好好睡觉。”苏凉把蔺屾的手臂固定好,叮嘱他别乱动。

    “我左手拿不住勺子,苏小凉你喂我。”蔺屾说。

    “我跟你只是普通朋友,不要乱说话让长信侯误会,我喜欢的只有他。”苏凉话落就转身走了。

    “顾小泠,你听见了吗?苏小凉在对你表白呢!你是木头吗?你是卧龙雪山的冰块吗?这都不为所动?”蔺屾很无语。

    顾泠神色淡淡,“等你什么时候哭给我看,我可以考虑。”

    蔺屾努力眨眼,发现想挤出眼泪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他真不会……

    顾泠端着碗,让蔺屾自己左手拿勺子,喝了一碗鸡汤。

    ……

    “放心吧,他的手臂没事,可以恢复。”苏凉说着,问林博竣,“二哥,你们怎么想起去爬雪山的?”

    林博竣叹气,“蔺屾听越王府三公子提起雪山的风景极美,往年此时都有登山赛,我们便决定去看看,并不知道山上那么凶险。”

    “那些护卫都签了生死状的事,你们知道吗?”苏凉又问。

    林博竣愣住,“生死状?从未听说。”

    苏凉提起这次端木熠派她来的真正目的,林家兄弟都皱了眉。

    “我跟某人商量过再决定怎么做,你们只当不知道。”苏凉说。

    顾泠走进来,跟苏凉对视了一眼,收回视线,“我先回越王府。”

    “我也去!”苏凉起身,“我的行李还在那里。”

    忍冬驾车,送顾泠和苏凉到越王府去。

    “这是什么?”顾泠摊开手,手心躺着一块水滴型的墨玉坠子。

    苏凉拿出她的那一块,“正儿送的。”

    顾泠就知道苏凉不会无缘无故送他礼物,闻言也不失望,放进了自己的荷包里。

    苏凉低声说了她来的目的,顾泠听说过神匠沐氏,叮嘱苏凉不要轻举妄动,做任何事都先告诉他,商量好计划再出手。

    马车到越王府大门外停下,苏凉先下了车,伸手去扶顾泠,顾泠却避开,径直进门。

    苏凉追着过去,半路碰上了司徒勰和司徒璟祖孙。

    “苏神医,蔺将军身体如何?”司徒璟神色关切。

    “死不了。”苏凉面色淡漠。

    “昨日的事,是我们安排不周,本王已责罚过璋儿和珉儿,正要去看望蔺将军。”司徒勰叹气。

    “听贵府二公子说,那些跟随上山的护卫都签了生死状。我想看看。”苏凉冷着脸说。

    司徒勰闻言点头,“好。泠儿先带苏神医去凝香居休息。璟儿,你去取来,交给苏神医过目。”

    “是,祖父。”司徒璟应声。

    “我不累,一起去吧。”苏凉寸步不让。

    司徒璟再劝,“苏神医赶路过来,都没有休息过,还是先到泠表弟那里坐坐吧。”

    “我真的不累,司徒大公子不信,我们比划比划?”苏凉坚持。

    ……

    一刻钟后,事情“查明”了:因这个季节登山有风险,签生死状的事是司徒璟交代过的,若护卫身亡,会给其亲人一大笔抚恤金。司徒璋让司徒珉去办这件事,司徒珉一时疏忽给忘了,出发前司徒璋问起时,司徒珉谎称都签好了,还说跟蔺屾和林博竣提过了。

    因此,司徒璟没有疏忽,司徒璋没有说谎,错全在司徒珉一个人。

    苏凉知道根本没有生死状这回事,若她不追问,最终也就不了了之了。但她不依不饶,司徒家只得推了司徒珉出来承担责任。

    看起来苏凉咄咄逼人,但事实就是,如果林博竣和蔺屾一开始就知道登卧龙雪山凶险到护卫都要签生死状的地步,根本不会去。

    最后,苏凉亲眼看着司徒珉被杖责五十,打得皮开肉绽,晕死过去。

    “既然越王殿下秉公办事,还了蔺屾公道,这件事到此为止。我先到长信侯那里喝茶,什么时候进宫为凉皇医治,越王再派人去凝香居叫我。”苏凉话落,带着忍冬走了。

    司徒璟让人把司徒珉带去医治,他走到司徒勰身旁,低声说,“祖父,苏凉区区一个乾国的太医,一来就如此强势,是她本性张扬冲动,为了蔺屾不计后果,还是有别的目的?”

    “珉儿挨打冤吗?”司徒勰看着司徒璟,目光如炬。

    司徒璟面色一肃,“此事三弟的确有错,挨打不冤。”

    “不要小看苏凉,她不只是个太医。”司徒勰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便出府到驿馆去看望受伤的蔺屾了。

    ……

    凝香居。

    苏凉看着墙上司徒凝的画像感叹,“你娘真美!”

    顾泠打开苏凉昨日放在桌上的药箱,看到里面有几个他没见过的药瓶,拿了一个出来。

    苏凉转头看到,连忙走过去,“不能碰!”

    顾泠刚拔开瓶塞,又盖了回去,“是什么毒?”

    苏凉把药瓶拿回来,说了两个字,“春药。”

    顾泠眉头微微蹙起,“你用这个做什么?”

    苏凉把那个药瓶放到药箱最下面,拿了另外一个药瓶出来递给顾泠,“这是送你的礼物,能解我目前所知的所有催情药。”

    顾泠接过来,打开闻了闻,就听苏凉说,“为了这个,我可费了不少功夫。你记得带在身上,可别被什么妖女给下药吃了!”

    顾泠握住手中的药瓶,眸光倏然温柔,“你专门给我做的?”

    正在从包袱里面拿东西的苏凉摇头,“那倒不是,我是给自己做来防身的,顺带送你一份。对了,蔺二山说凝香居有你给我准备的礼物,是什么?”

    顾泠神色淡淡,“我。”

    苏凉愣了一下,“什么?”

    顾泠说,“他说的,是我。”

    苏凉轻笑,“哦,明白了。如果不是因为昨日他坠崖,等我来了,蔺二山会把你打包送给我?那得把大神装进箱子,上面系个大大的蝴蝶结,不然作为礼物没有灵魂。”

    顾泠:……

    “不过你们俩在一起挺有爱的。”苏凉笑说。

    顾泠蹙眉,“停。”

    苏凉摇头,“我是说作为朋友,大神你在想什么?”

    “你,”顾泠声音顿了一下,“饿不饿?”

    ------题外话------

    求月票(*^▽^*)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